745 所以然(1 / 2)

匠心 沙包 1258 字 21天前

“天人合一?这是什么说法?”文同心问出了所有弹幕共同的问题。

“这是我们匠人老师傅的一种说法。”方守一又发了一会儿呆才回答,“据说匠人达到极高的境界的时候,能与手中工具与材料产生至深的共鸣,了解它的前世今生、一切信息。能透过表皮看见它的内部,譬如一段木头,哪里有疤痕、哪里有结节、哪里有开裂,在天人合一状态下,不需剖解,手一摸就能看出来,跟长了透视眼一样,非常神奇。”

“你能做到?”文同心听得有点不可思议,一边问一边打量方守一。

“不是一直都能,偶尔可以。”方守一实话实说,“我从四十岁开始,就偶尔能进入这种莫明的状态,真好像身心通灵了一样,觉得手中材料无比亲切,它的一切我都能知道。到现在为止,这种状态一共出现过八次,我平生最得意的八件作品,都是在这种状态下做出来的。”

“就是说,你能进入这种状态,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?”

“对。”

“真是奇哉妙哉,我在各种书籍记载里都没有看见过。”

“工匠是不会说话的。”

方守一简短地说,文同心安静了一会儿,点了点头。

方守一这话,当然不是说工匠都是哑巴。

在古代,他们基本上都不通文字,地位也很低下。他们的声音,仿佛从历史长河里消失了一样,即使是万园的一些名园,留下的建造者名字也通常都是住在这里的文人、有钱人,好像是他们自己动手把园子建起来的一样。

所以,相关工匠的记述也非常少,他们在追求什么、想象什么、喜欢什么[龙腾]、厌恶什么……只能通过那一件件作品,无言地体现出来。

“再以前,我师父倒也跟我讲过这个情况,他说,如果我有生之年能有三次这种体验,就表示我成为了墨工。墨工是工匠的一个新境界,具体如何他也不清楚,只说到了那时候我只能自己摸索。后来我摸索了很多年,有了一些体悟,但是惭愧惭愧,亲自体验过这么多次,直到今天,我才知道天一合一究竟是什么。”

“确实……”文同心缓缓转头,看向许问的视频。

不仅是方守一,此时文同心,还有视频前的更多人,都依稀有了一些感觉。

天人合一听描述如同传说,但这样的“传说”真的出现在了他们眼前,透过许问的展示,他们都依稀明白了它是怎么做到的!

见微知著,大致如此。

一棵树,就是一个生命。

伤疤见证战士的荣誉与战斗的历程,树木身上的每一个痕迹也必然有其来历,见证着它的一生。

世间一切自有其逻辑,有因必有果,由果也可返因。

观察到了足够多的细节,就可以推导出内部更多的情况,让工匠更了解他手中的材料。

了解越多,就越胸有成竹,越知道怎么规划处理。

当然,即使知道原理,还是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。

怎么能看清楚这么多细节,推导出这么多东西的?真的就跟福尔摩斯差不多了!

能做到这样,需要什么样的观察力,需要怎样的专注?

“我也是偶尔才会有这种体验,有的时候就像撞了大运一样。现在看这许问,小小年纪,想进就进一样。天赋之差,莫过于此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