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章 完结章(1 / 1)

江鹤没想到,燕熙随后展示的实力比他想象中的更可怕,让他原本幻想燕熙不过是侥幸的念头彻底破灭了。

望着周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燕熙,从未有过的陌生,此时,一道隐约结界将幽冥塔笼罩其中,江鹤胸间气血翻涌,猛然想到了什么,瞪大眼睛道:“你是神族的人?”

燕熙没理他,只是望向江雪鸢的方向,唇边浮起一抹浅浅笑意,谁能想到,高高在上的神君之子,深深爱慕的竟是魔族那位从不为外人知的公主殿下?

遥想初见那日,韶华之龄的公主于凤凰树下盈盈俏立,一双明眸流光溢彩,灿若星辰,嫣然含笑,恍如九天展翅的凤凰风华绝代。

遇上方知有,世上真有一见倾心,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唇边浮现的温柔笑意,是为那浑然不知的绝美少女。

谁知一朝千重变,魔族倾覆,公主殿下坠下冰山之崖,灰飞烟灭。

他绝不相信魂牵梦绕的姑娘已经天人永隔,不惜背离神族,坠入凡间,踏遍千山万水,只为一心执念。

谁又能躲过那样至死难忘的情劫?

终于找到她的那一刻,他欣喜若狂,尽管她看自己的眼神戒备而陌生,但这不重要,以前她不认识他,现在也是,至少,还有未来。

望着光芒四射的凤雪鸢,燕熙知道,他心爱的姑娘回来了,从今往后,她再不用担惊受怕,小心翼翼,因为她是凤雪鸢,真正的九天凤凰。

江鹤看见凤雪鸢的时候,惊骇不已,此刻的凤雪鸢,墨玉般的眼眸尽凌冽杀气,仿佛地狱归来的战神,哪还有半点不受宠的乡下丫头的影子?

凤雪鸢凰龙剑在手,战神剑在嘶吼,即将燃起复仇的火焰,周身气势惊人,令江鹤几乎不敢直视。

从今往后,她再不是一个人了,有父君母妃永远陪着她,她剑指江鹤,不屑道:“在江家你或许是个人物,但在我这里,什么都不是!”

这狂妄不羁的话语,令江鹤感到愤怒,但看着陌生的江雪鸢,分明还是那个人,但又分明不是那个人了,他心中的恐惧逐渐放大,咬牙道:“你不是江雪鸢!”

鬼鬼祟祟爬上来的江兆阳看见这一幕,已经不能用害怕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,支支吾吾道:“雪鸢,我是你父亲啊。”

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一道冰冷的寒光就缠上了脖子,他脸色煞白,惊恐道:“难道…你要弑…父?”

凤雪鸢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,他根本不配自己出手,淡淡道:“你并非我父亲,我也不会杀你,你好自为之!”

无数疑问在江兆阳脑海里掠过,他实在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,一脸懵的时候,江鹤突然眼睛大亮,“我知道她是谁了。”

“是谁?”江兆阳险些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“魔族公主。”江鹤一字一顿道。

魔…族…公主?江兆阳眼睛差点瞪得有铜铃那么大,他隐约听说过那位可怕的魔族公主,难道重生在了自家?

江鹤顾不得和江兆阳这蠢货解释,看着轰然倒塌已经成了一堆废墟的幽冥塔,咬牙道:“快去青龙谷通知常泰,找到魔族公主的下落了。”

这魔女原本就实力惊人,如今有凰龙剑在手,更是加实力大增,已经如脱缰的野马,出笼的猛兽,无人能敌,恐怕只有常泰才可能能压得住她。

不过一想到她身旁的燕熙,这位出身神族的神秘高人,江鹤猛然打了个哆嗦,看样子莫非是神君之子?

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下来,江鹤陷入深深的恐惧,当年灭魔族,他也参与其中,难道凤雪鸢不知道?还是,故意留下他,让他去通风报信?

想到后者,江鹤后背一凉,腿脚发软,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,风光无限的大长老,此刻正被从未有过的恐惧充斥全身。

仿佛为了印证他心中的猜测,凤雪鸢的声音在夜空中幽幽传来,“你记得告诉常泰,他处心积虑想得到的魔神之鼎,其实一直都在小胖的身上。”

父君母妃早已经将魔神之鼎封印在小胖体内,江鹤更是做梦都没想到,这尊让成千上万的人死无葬身之地的神器居然一直都在自己眼前?

凤雪鸢的气息消失之后,江鹤发现全身都已经湿透,无边无际的恐惧笼罩了他。

夜色中,燕熙将心心念念多年的少女揽入怀中,温声道:“无论你要做什么,我都会陪着你。”

凤雪鸢嫣然而笑,所有伤害过魔族的人,她都会让他们付出惨烈代价,曾经从魔族拿走的,她都会加倍讨回来,这一次,有他在身边,她注定不会孤独,必定所向披靡!

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