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65章 石铠蛮龙(第五更爆发)(1 / 1)

御鬼者传奇 沙之愚者 1162 字 26分钟前

“是、是,您说的有道理。”

感到关横对自己真的没什么恶意,再加上看到那邪鬼王被收拾得奄奄一息,惨不堪睹,此兽也觉得大为解气,于是便开口道:“小兽名叫‘石铠蛮龙’,就住在附近的林间石洞内,事情是这样的……”

就这样,石铠蛮龙就把自己和骨翼邪鬼王结怨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说了出来。

那是在不久之前,石铠蛮龙到岩浆急流石堤附近觅食,突然在浅滩捡到一块古怪的石头,此物是被岩浆冲到岸边的,虽然才处于滚烫岩浆内,确实入手冰凉如雪,煞是奇特。

石铠蛮龙粗鄙少智,有些傻愣愣的,但也知道此物是个宝物,于是便带回了自己的窝巢存放,平常没事还拿出来把玩一番。

说来也奇怪,自从窝巢里有了这块奇异的蔚蓝色圆石以后,原本有些燥热难当、让蛮龙呼吸不畅的窝巢变得清爽舒适多了,可石铠蛮龙得到奇异宝石的事情,却不知道怎的被骨翼邪鬼王知道了。

骨翼邪鬼王觊觎石铠蛮龙的宝物,可又不敢和这个横蛮强大的家伙正面冲突,于是三天两头派出自己的小喽啰在蛮龙居住的石洞前徘徊不去,故意招惹这个家伙,屡次挑衅不止。

结果,脾气暴躁又莽撞的石铠蛮龙终于被惹怒,冲出洞去找那些骨翼邪鬼算账,被对方引出去老远,趁此机会,邪鬼王潜入洞中盗走了那块蔚蓝色圆石。

“后来我返回洞中才发现圆石不见了,琢磨了一阵才猜出是这个该死的邪鬼王盗走的!”

“会散发冰凉气息的蔚蓝色圆石?这倒是个很稀奇的东西。”关横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,随即道:“既然邪鬼王偷了你的东西,那这个家伙就交给你处理好了。”

“多谢、多谢关爷。”闻听此言,石铠蛮龙大喜过望,这个时候,魔魈把奄奄一息的邪鬼王往它怀里一扔:“喏,接住。”

“啪!”下个瞬间,蛮龙薅住邪鬼王的脖颈,大声吼问:“我的宝贝圆石呢?在哪里,赶紧交出来!”

“我、我把它埋藏在土丘旁边一棵古树底下了……”看到蛮龙一脸要活吃了自己的模样,浑身栗抖体似筛糠的邪鬼王只得如实交代出来东西的下落。

“哼!”

听到对方说出东西下落,蛮龙就想直接把它撕了,可就在这个时候,石铠蛮龙的眼珠转了转,突然问了句:“看你这个家伙也不像是无缘无故抢我宝贝,快说,你拿了我的圆石,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呃,我、我……”万没想到一向傻愣愣的石铠蛮龙会动脑子,还问自己这个问题,邪鬼王有些傻眼了,一时间忘记回答。

“混账东西,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?”

“啪!”恼怒的蛮龙甩爪就是一巴掌,抽得邪鬼王半边脸颊塌陷,喷出大蓬血雾。

“呃啊啊啊——”

“疼死我啦,别打、别打了,我全说!”剧痛袭身之下难以忍受,邪鬼王心说这还不如直接死了好。

这家伙只得哆嗦着说道:“我、我知道一个关于岩浆急流底部的秘密,所以要潜入那里进行调查,圆石的作用可以抵御炽热岩浆,释放气息将我包裹起来形成保护层,所以我需要它。”

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石铠蛮龙晃了晃脑袋,邪鬼王以为它还要继续问下去,谁知道蛮龙满不在乎的说:“哼,我才不在乎那些岩浆急流下面有什么呢,只要能拿回这圆石,我就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“呵呵呵,真是个单纯的家伙。”听到这话,关横微微一笑,随即说道:“喂,蛮龙,让我看看那块圆石。”

“呃,您想看我的石头?”说实在的,石铠蛮龙还真不愿意给关横看,因为它害怕关横把石头留下,自己可打不过人家,着实有些心疼。

“瞧你那个样子,难道以为我要抢你的石头不成?”关横笑了笑,说:“放心好了,我只是看两眼,马上就还给你。”

“是是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蛮龙听了这话,终于松了口气,递上圆石给关横。

“嗯,果然不出我所料。”关横掂了掂这块圆石,然后说道:“这玩意有一种可以储存寒气的功能,难怪拿着凉丝丝的。”

“不过嘛,里面的寒气存量不多,估计再有一段时间就会挥发殆尽。”关横对蛮龙说道:“到那个时候,寒气耗尽,它就会变成普通石头了。”

“啊?!”闻听此言,石铠蛮龙满脸都是不舍之色,它小声嘟囔道:“太可惜了,这东西我都没用多久,怎么、怎么就要报废了?”

“不过也没关系,只要我把一丝冰玄灵气存入圆石内,这里面的寒气就会取之不尽了。”说着,关横用手轻轻一点圆石表面,将一丝玄灵气输入圆石,而后递给石铠蛮龙:“喏,拿去吧。”

“多、多谢关爷。”

满心欢喜的石铠蛮龙接过圆石,表示感谢,关横说道:“其实我也是托你的福,听到了关于岩浆急流底部的事情,这也算是对你的奖励了,邪鬼王交给我们处理了,你去吧。”

“是,关爷、诸位,那我就告辞了。”石铠蛮龙捧着凉丝丝的寒气圆石,告辞而去。

此时,关横乜斜了邪鬼王一眼,而后问道:“说吧,那岩浆急流底部到底有什么东西,值得你要大费周折去蛮龙那里盗寒石潜入?”

“具、具体是什么东西,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走近石堤附近的时候,感到岩浆急流内部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之力。”

邪鬼王哆嗦着照实说道:“凭我的本能感觉,那里面的东西极有诱惑力,可我身为邪鬼的体质又不能直接将进入炽热无比的岩浆内,所以我只好把寒气圆石偷盗来,打算在毁掉石堤,让岩浆急流泛滥的时候潜入内部。”

“哼,现在你已经没那个机会了。”关横摸了摸下颌,而后笑着对姑娘们说道:“咱们倒是可以去看看。”

“没错,反正都已经到了岩浆急流石堤这边了,不去确认一下的话,这个秘密可是让咱们心痒难耐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