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三章 胭脂盒里的秘密(2 / 2)

秦璃朝郭氏竖起大拇指,“行,孩儿都听母亲的话。”

郭氏把字条妥善收好,只把空的胭脂盒拿在手中,离开房间,前往大厅。

来到大厅,郭氏只见付煜快步走上前来,问她道:“师娘,我的好友托我来寻的物件儿,秦师妹可有见到?”

郭氏眼皮子都没抬,自从璃儿被这个混帐东西的相好,褚心嫣给伤害了之后。她再看这个人,是怎么看,都怎么不顺眼。

这会儿,要不是顾及着她家官人在跟前,她只怕要把付煜赶出去,不许他再来的。可是付煜毕竟是她家官人的学生,即使是再讨厌付煜,她也不能当着她家官人的面儿,把付煜给赶了。

付煜只见郭氏不理他,讨好的笑笑,鞠躬行礼,道:

“师娘,晚辈有一事相求,还望师娘应允……”

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秦颐低咳一声,是想以此提醒郭氏,差不多得了。既然不想让人家在这儿多呆一会儿,就早些把物品拿给人家,让人家趁早离开这儿。

省得那个人在他们跟前晃悠,他看了,也感到很烦。

郭氏明白秦颐的意思,却想故意为难付煜,问道:“你的那个好友,怎地不自个儿来取?若是我拿给你了,你回头说,我没给。那又该如何是好?”

付煜一脸尴尬,急的都要哭了,再次给郭氏鞠躬行礼,道:

“师娘,您还不知道晚辈我吗?我若是帮好友来取了,就会如实跟她说,是这么回事儿。您大可放心,她不会再来找您要的。”

“别人的话,老身敢信,可你和褚姑娘说的话,老身真不敢信。”郭氏说到这里,给紫沁递了个眼色,是让紫沁去取笔墨纸砚来。

得让付煜写个字条,摁个手印儿,签个名儿。

到时,就不怕付煜再为这事儿,来找他们说什么了。

紫沁很快找来笔墨纸砚,细心的为付煜一一摆放到茶几上,说道:“付公子,请。”

付煜看了看郭氏拿在手中的胭脂盒,忍受着心里的不快,急匆匆的去茶几边坐好,执笔就写下了收条。

待郭氏和秦颐都检查过了,才伸手从郭氏手里接过胭脂盒。正要打开看,耳边就传来郭氏嘲讽的话语:

“是说你堂堂一才子,去参加科考,连个榜眼都没中呢。原来你在这些年里,净在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。你看你,亲都没娶,却想打开别人的胭脂盒来瞧……”

付煜又气又羞,一时憋的脸都红了,也不敢怼郭氏一个字。忙把胭脂盒揣进袖袋里,逃也似的离开了秦府的大厅。

五日之后。

秦璃收到一封书信,外加两对儿超级漂亮的野山鸡,是赵笙托人带给她父亲,再转交给她的。

就连装野山鸡的笼子,都做的相当精致,适合摆在院儿里供人欣赏。

但她没那么大方,在收到野山鸡之后,直接带着清荷前往厨房那边,把野山鸡放进废弃柴房里了。

这废弃柴房是整修过的,由她提供设计图,郭氏拿着图纸,去找匠人来,帮着整修的。

推开柴房的门一看,里面就是一间间小的别墅,不过都是给野山鸡住的。

秦璃把野山鸡都放进别墅里,腾出笼子,再把两只笼子都拿回去收藏。

一回到房间,秦璃就见到了郭氏,只听到郭氏说道:“璃儿,那天给你胭脂盒的人,在乘坐商船抵达皇城之后,不幸中暗箭身亡。”